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组工智慧

我在王雅

时间:2017/8/29 10:37:53|点击数:

《我在王雅》

作者:陈江仙

安居工程建设刚启动那会儿,单位里的同志轮流到联系点协助开展工作,原本一回来就像写点东西,却迟迟不得空。这会儿借着身体抱恙得空,回忆回忆当时只身来到王雅村的感觉,依旧那么新鲜。

王雅的夜

印象深刻。

到这里工作,能有一个称心的住所实属难得,何况对于下村工作的人,不能挑三拣四,难免与他人拉开间距。村上安排给我的房间就在村委会,过去应该也是一个临时接待处,因为里面有床、有衣柜、有物资、有沾满灰尘的书籍,收拾了一下,还蛮舒适的。起初,估摸着这里的夜一定会安静得让我忘乎所以,酣然入睡,谁料这样的“理所当然”却在凌晨被狂啸的狗吠声打破,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似乎听见有醉汉迈着沉重的步子,朝着门口走来,停住了3秒,随后又步履蹒跚的走了,悬在嗓子眼儿的心慢慢放到低处,却瞬间起跳,如掷出的弹珠滴答响个不停。你怎会想到,从未有过“实战”经验的我,就在那短短的3秒钟,脑子里掠过无数个自保方案,甚至,蹑手蹑脚喝了一口水,以便意外发生时,自己的嗓门能如一道闪电,划破长空!

接下来的几天,我总是在狗吠声、脚步声、风声中度过,不知从何时起,渐渐地没那么怕了,突然有一天还能一觉睡到天亮,真是由衷的佩服自己的适应能力!

英雄,其实是指那些无论在什么环境下都能够生存下去的人,也许是我潜意识里想做英雄,于是我自然而然地接受了这里的生活。

王雅的酒

说到酒,在王雅,几乎90%的人会饮酒,过半的老乡会烤酒。每天,他们上山做农活会带点自家的白酒,一为驱寒、二为解乏、三嘛?我想这已然成为他们生活的一部分。这里常年缺水,但是人们还是会想尽办法找水,酿酒。从过去的自给,到现在创业,这一“行业”已经在这里逐渐发展起来。一个好的酿酒师傅,如何炮制一壶好酒,确保色、香、味俱全,是门学问。

岩保大叔年轻时候好酒,后来娶了娜美大妈,在自家门口弄了一个小卖部,货物不多,人却不少,一打听才知道大爷也出售新鲜的白酒。站在小卖部门口,你就能闻到那股清清的酒香,不刺鼻、不强烈,就是轻轻的,能让你感觉它的存在,又不知从何而来。酒过三巡,他说,他烤的酒除了兜售,也是为了自给自足,别人的酒有的为了追求辣、香、浓,为添加一些辅料,但是他不会,他觉得只要用心酿,自然会产好货。这里的人们喜欢到他那里乘凉、歇息、购物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家门口始终会用瓶子放着两壶液体,一壶是凉白开、一壶是最近烤的酒,人们从那里经过,如果他不在家,也能敞口酒、喝口水,然后把东西放好,再去忙自己的事。时间长了,大家都把那里当做免费的驿站,歇腿的地方。这是我在王雅见过最好的酒友。

王雅的云

从前到王雅,从未如此闲暇。

清晨,可以漫不经心地在迷雾缭绕的乡村小路上踱步,任由泥土味儿的雨露赖在脸上,滴滴答答。走到村委会的小凉亭上,往远方眺望,厚厚的云宝宝还在酣睡。不过多时,小鸟醒了,吵得不停,追逐着、打闹着。太阳醒了,从山坳里露出了久违的笑脸。万物复苏,催促着云儿,它慵懒的摆扭着身体,渐渐升起,那动作很轻、很柔,就像儿时吃不够的棉花糖,它的名字叫云海。渐渐地思绪飞到儿时,讨厌每天清晨惺忪着睡眼穿梭在云雾间去上课,有时候还会跟母亲撒娇,尽管知道没有用。每每那时,姐姐总是斜眼看着我说:“矫情!”,如果老爸在,他会说:“不能赖!”,而母亲总是说:“这是仙女的纱,你摸摸…”我抬起手,摸不到,母亲又说“你还不够强大,等你长大了就能摸得到。”为了能摸到仙女的纱,我努力走好每一步,尽管和很多人比起来我仍旧是一无所有的“矮穷矬”,但我一直坚持着!努力着!

想到着,我嘴角扬起,敞开双臂,仰起头对自己说:“你好!今天的我!”睁开双眼,云海不知何时已在我眉宇间吻下了晶莹的水珠。

作者:陈江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