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组工智慧

坐班车下思茅的流水帐

时间:2017/9/1 15:02:16|点击数:

坐班车下思茅的流水帐

作者:李勤贵

思茅,是历史上的茶马古道——南方丝绸之路的起点,为云南三大海关重镇之一,曾有"东南亚陆路码头"和"银思茅"之称。景东,系傣语转音,意为坝子城。1985年12月经国务院批准成立景东彝族自治县。解放后,景东一直隶属于思茅地区,行署驻地就是思茅。所以,有时读中专以上的学校或办大一点的事,就要到思茅去办。2000年以前,景东到思茅,沿弥宁公路走,要经过镇沅县、景谷县、普洱县,才到达思茅,全程369公里,可谓山高路远。

第一次去思茅,是1997年,距今已有20年。记得,那时我在勐涝村公所,由于深感学识不足,想深造读一下大学,就报名参加了全国成人高考,准备考云南工业大学(现合并为昆明理工大学)。当年,景东到思茅,369公里基本都是弹石路,正常条件下,要开12小时客车才能到达,车型有白班中型客车和昼夜班小型卧铺客车。我第一次去计划坐白班车,于是头天下午就从文龙坐车到景东县城,到景东客运站买了第二天早上6点到思茅的车票,然后住在客运站旁边的旅社内。

第二天早上5点半,我就起床吃了早点,赶到客运站,找到我要坐的客车。这时,天还未亮明,7点,客车准时驶离景东客运站,一路向南,往思茅方向开去。我坐在车窗旁边,一路看风景。只见车轮不断转动,通过了孔雀山,进入了清凉,坝子越来越宽,人家越来越多,路却越来越弯,在坝子的人家中间曲折前行。路弯行人出入多,车也开得不快,遇有路人挥手,如有空位,驾驶员就会停下来,问到哪里?然后说,上来!就这样一路走走停停,到了镇沅恩乐。那时,恩乐还是一个镇,镇沅新县城尚未搬迁到此地,远没现在繁华。只见我坐的客车,方向往右一打,加足油门,往无量山深处驶去。过了五一水库,车就往树林里钻,无论往哪边钻,两边都是密密麻麻的树林,松树居多。路边,极少有人家。后来,下了一个长坡,快到谷底时,路边出现了一些中学生,再一看,原来是到了镇沅县一中。紧接着,看到了一条河,过了一座桥,就进入了按板镇,当时的镇沅老县城。驾驶员停车熄火,告诉我们下车吃午饭半个小时。我下车转了转,这是一个小县城,依山傍水而建,沿着峡谷而布局,就像一条槽。听说这里滑坡,要搬迁到恩乐镇去了。

吃了饭,方便好,驾驶员发动车子,继续前行。下一站,听说是景谷县凤山镇。一路上,感觉路平缓了些,顺江而行,听说这条江是威远江,景谷的母亲河。进入了景谷地界,路边有一个大广告牌写着“绿海明珠欢迎你”。到了景谷县城,有着浓厚的傣乡风情。高高的棕榈树,街上走着身着靓丽服饰的傣族姑娘。客车短暂进入景谷客运站后,经过威远江大桥,路过钟山糖厂,驶往普洱哈尼族彝族自治县。一路上,江河随行,车在山间颠簸前行,小黑江边林中兰草遍布,沿岸森林茂密,有各种珍稀动物生活其间,野生菌类、山珍甚多。过了景谷正兴镇,就进入了普洱哈尼族彝族自治县。普洱县城一片开阔,地处213国道边,车水马龙,南来北往,比较热闹。这里离思茅已经不远,过去称思茅地区为思普专区。车一直开行,驶出普洱县城,上了一段长坡,又下了一段长坡,就到了思茅城北三家村。第一次从景东到思茅之行结束。

第二次到思茅,是1998年9月1日,正逢新生入学。此时,我已考取云南工业大学,要去思茅报到。一路同行的有去思茅读中专的新生,有男有女,女同学居多。我们乘坐的是一辆小型卧铺车,上下铺共18床。下午6点从银川旅社发班,2个驾驶员轮换着驾驶,昼夜行驶。车顶行李架除了行李,还装着两根长木头,也不知作何用处。中型巴士改装的卧铺,又是上下床,空间确实不大,躺卧感觉还可以,上下床就有点拥挤了,不过一车青年男女,感觉还挺温馨。年少的我,体形匀称,长得比较帅气,对同车的女同学还是有一定吸引力的。由于我比较健谈,同车的乘客都喜欢和我交谈。我们一行同学中,有两位女同学是考取了思茅师范,记得一个叫小雪;有一位女同学考取了思茅技工学校,叫小张,她父亲送她去报到;还是一位是来自德宏盈江县的男同学,考取了思茅农校,从盈江乘车到大理,又从大理下关到景东,再从景东到思茅,近千公里,为了上学,还是不容易的。

在欢声笑语中,客车已驶入镇沅恩乐后的无量山中。适逢雨季,路面坑洼不平。突然,前进的车子停了下来。接着,驾驶员叫我们都下车。下车一看,原来是前面路中央停着一辆货车,估计是坏了,开不动了,驾驶员也不见,可能去找修理师傅去了。我想我们车过不去了。正想着,我们驾驶员上车顶把两根长木头卸了下来,把木头垫在路右侧的沟里,然后发动客车,驶上木头桥,通过左轮走路面,右轮走单边木头桥,慢慢地绕过障碍物,开到停在路中央的货车前面去了。驾驶员驾驶水平还是挺高的,过单边桥的技术过硬。原来,拉着木头是备着这样用!

慢慢地,天黑了下来。随着车子不断地摇动,倦意来临了,我们乘客也都安静地进入了梦乡。只有驾驶员,仍在全神贯注地驾车前进。昼夜行车,虽说有两个驾驶员,但还是挺辛苦的!车子开进景谷县城,窗外有灯光照射进来,我也醒了一下,原来是县城的路灯照进来的。此时已是子夜,县城也一片安静。驶出景谷县城,路又黑了下来,除了车轮声,大地又归寂于沉静。天明时分,当我再次跟着亮光醒过来时,车又开到了目的地——思茅。

从思茅到景东的客车,统一在五一客运站购票。由于路程较远,座位车发白班,从早晨6点半开始,每个小时发1班,一般发到中午12点半,最后一班回到景东县城也是夜里12点了。卧铺车昼夜行车,不受夜间限制,一般从下午开始发车,夏秋季集中在傍晚17点后发车,趁着天气转凉点好开车。还有一个情况是卧铺车上床要脱鞋子,有的人要么脚爱出汗、要么脚臭,所以天凉点,整车异味或臭味就会减轻些。当然卧铺车的最大好处就是能睡觉,累了也可了躺下休息,不像座位车只能一直坐着。虽然卧铺车票价比座位车贵一些,但是我也还是爱坐卧铺车。

下午6点,卧铺车从思茅出发,驶向当时的普洱县城。两地相距45公里,中间隔着一道长坡。古代是一条茶马古道,从思茅腊梅坡出发,一路往北,过普洱、景谷、镇沅、景东、南涧、巍山、大理、丽江、迪庆,一直到达西藏。我们回景东就大致顺着这条线走,下坡过了同心那柯里,离普洱县城就不远了。客车停在东洱河水库旁边的一家饭店,驾驶员招呼大家下车,愿意吃饭的就去吃饭。不吃的就自行方便,20分钟后上车出发。我下车后到饭店,简单地点了两个菜吃了点。20分钟后,车子准时启动,驾驶员清点人数,齐了就走。车子缓慢行驶,向左打方向,向着景谷县城前进。路过了正兴镇,客车顺着小黑江边绕行。到达景谷时,已是夜里11点,客车开到景谷县城三岔路的街心花园,停了下来,大声叫喊有没有到镇沅、景东的乘客。夜幕下,灯光耀眼,一个大广告牌上,邓公微笑挥手,下边是醒目的“发展才是硬道理”。确实,伟人邓小平爷爷拨乱反正,实行改革开放,人民也逐步富裕起来,相信中国的明天会更好!

过了景谷县城,路面又是漆黑一片,客车依靠两个大灯照射出的灯光,艰难前行。好在是夜晚车少,行车安全才能得到保证。我们安静地睡在车床上,伴随着车的摇动,已是过了一夜。当东方发白,又到了新的一天时,熬夜开车的两位师傅也放起音乐,使心里的压力释放出来。记得当时放的是陈明唱的《快乐老家》,第一句就是“跟我走吧!天亮就出发。梦已经醒来,心不会害怕,有一个地方,那是快乐老家......”。我心振奋,还真切合实际,唱得如临其境。这时车已越过马场坡,我们也起床,准备下车。

进入二十一世纪,就在2001年,新修的经镇沅古城到现在宁洱梅子、德安到臭水的公路通车,景东到思茅的路程缩短了100公里,使两地之间的交通得到有效改善。景东往返思茅,虽说仍然是普洱10县区中最远的,但是比起绕行景谷,翻越无量山,还是大有改观了。现在,正在建设墨江到临沧的高速公路,景东到文东的高速公路以及文东到团结(臭水)的二级公路,到2020年实现全面实现小康时,景东到思茅的路既可从景谷或者墨江的高速公路到达,也可走文东到团结(臭水)的二级公路到达,真正实现县到市的快速便捷交通圈。

作者:李勤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