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组工文艺

乘坐班车下乡

时间:2017/10/25 14:07:12|点击数:

“市里没有车你要打个电话,我们来接你,咋会自己坐班车来呢?”最近到离市里较远的一个县采写一篇稿子,刚到宾馆县里的同志就跟我这样说,好像很对不起我的样子。

“反正坐大车坐小车都要经过这段路,我觉得坐班车很好啊!”我向县里的同志说出了自己的看法,并向他们谈了乘坐班车出差给人带来的种种好处。

有位同志说:“党员干部也是人,社会发展到今天,不应该再过苦行僧的日子,像你们这个级别的,下乡不坐专车的很少。”

我说:“就一个人出差,没有必要专门派车,这样还可以为公家节约一些费用。”

“差旅费规定就在那里,浪费了不要你出钱,节约了又不奖励你。”对方直言不讳地说。

“虽然是公家出钱,但我觉得花公家的钱更应该心疼。公家的钱不是哪一个人的,能节约就应该节约。”

多年来,我形成了一个习惯,只要是一个人出差,又有直达班车,我一般都会乘坐班车前往。办完事后,又买一张班车票回来,从来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方便的,更没有觉得有失“公家人”的面子。相反,作为一名纪检监察干部,这样与群众零距离接触,能够听到好多很接地气,平时听不到的话语,和他们共同坐在一辆车上,也可以算是同呼吸共命运。

认真回想一下,乘坐班车出差的习惯已经让有的“公家人”觉得越来越不习惯了。好多人出差,已经养成了派车就去,没有车就不去的习惯,以至于媒体也在报道有的地方公车改革后好多人不愿意下乡了。

我出差第一次乘坐班车是2009年5、6月份,当时为剖析孟连“7.19”事件后查办的一个腐败案例。去的时候是跟别人乘坐公车去的,因他人提前回市里带走了车,到我们做完工作准备返回时,县纪委要派车送我们,可我们觉得把我们送回市里后要空跑回去不值得,执意要乘坐班车回来,并私下买好了班车票。这次从县里乘坐班车回来,使我感到很方便,特别是途中吃饭,吃饭地点是司机定好的饭店,吃完后,店家直接跟我们每个人收餐费20元,大家互不相欠,又跟“公款吃喝”无任何关系。

第二次乘坐班车出差是2011年4月份,当时我负责去采写孟连县纪检监察机关践行“为民服务五项制度”的稿子,来回都是坐班车,觉得非常方便。

就这样,我养成了单独出差乘坐班车的习惯。曾先后乘坐班车到景谷县采访刀会祥同志先进事迹,到镇沅县采访付天华同志先进事迹,到地震灾区景谷县永平镇采访,到景东县参加党的群众路线实践教育活动县委领导班子民主生活会,到江城、景东、宁洱、景谷等县为基层讲廉洁从政专题和采访等等。

尽管多年坚持一人出差首选班车作为交通工具,但这样的做法也常常会遭到“一些人”的不理解,有说好的,也有挖苦嘲笑的,有时也会弄得彼此之间都很尴尬。有人认为我这个人太死板,一根筋;有人说我思想不开放,不入流;还有亲戚朋友说我自找苦吃,不懂得享受;也有好心的同事和朋友与我探讨过有没有必要这样做。

我的感受是,首先我觉得没有什么不方便的。当然,也出于节约的考虑,谁都能够算出乘坐公车和乘坐班车产生的不同费用。先不说一辆车来回几百公里的费用,单凭增加一个人的差旅费,就不是一个小数目。按现行差旅费报销标准,住宿费每天300多元,伙食补助100元,虽然不能说是浪费,但没有必要开支的费用,节约下来有什么不好?

贯彻执行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真正落实全面从严治党要求,应该从我们每公职人员做起,从节约每一分钱开始,把公家的钱看得比自己的钱还重要,像习近平总书记说的那样:“公款姓公,一分一厘都不能乱花。”自觉养成每花一分公家的钱都很慎重,都很心疼的习惯,我们的社会就会更加风清气正。

作者:苏贤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