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组工文艺

我的党员父亲

时间:2017/10/17 8:24:17|点击数:

年月日,晴。一大早,景东县电信局党支部书记阿书记就来到家里,一是对父亲进行探望,二是给他讲述这次支部开展党支部主题党日的情况。

“这张是我们大家一起重温入党誓词,这张是局党支部对年表现优秀的党员进行通报表扬,这张是我为大家上专题党课……阿书记坐在父亲身边,一张一张拿着照片详细介绍着支部开展庆祝建党周年活动中的每一个细节。父亲虽然听不见了,但眼睛还算明了。看着照片上和他一起共事多年的老同伴举着右手,面对党旗庄严宣誓的场景,他的面色凝重,眼眶湿润,身子略微向前倾了一下,他试图让自己的腰杆挺得更直一些。此情此景,我的心里微微一怔,思绪回到了我的童年时代 。

父亲是景东县邮电外勤工人,排除故障、保障畅通是他的职责和使命。那时,从景福街子到芹菜塘的主线路,以及主线两侧通往回寺、鲁家、龙山等个村的岔线全是父亲的地盘,总里程不少于公里。因为交通闭塞,一辆邮电单车就是父亲唯一的交通工具。因为父亲工作特殊,我们一家口总是聚少离多。用母亲的话说,我们家有一个野人。每逢疏通线路期间,父亲一出门少则一个月,多则三个月才能回家一次。因为父亲长期外出,我们兄妹人和父亲也就变得很生分。有一次,姐姐远远看见父亲回来,就跑到邻居家躲了起来,还有一次竟然跟着来串门的舅舅、舅妈们喊父亲大姐夫、大姐夫。可能,在姐姐的眼里,这不是父亲,而是一个远房亲戚。直到现在,我们一家人团聚时还会掏出来逗一把,共同回忆那酸酸的幸福。记得我读初三那年,我和父亲住在单位的职工宿舍。鲁师傅,昨天晚上下了一夜的雨,勐片、岔河一线的电话打不通了,你得尽快去查一下。还在睡梦中的我,隐约听见所里领导和父亲的对话。早上我起床,发现父亲早已不见了人影。下午下课了,父亲还没回来,下了晚自习,父亲那辆熟悉的邮电单车还是不在,我的心里着急了,雨那么大,路那么滑,不会出事吧?迷迷糊糊中,我睡着了。半夜醒来,父亲已经回来,可他眼眶、手臂多处受伤我不知道,父亲为了保障线路畅通,究竟爬了几座山,越了几道岭,跌倒几次,又站起几次。

就这样,父亲年如一日,风里来雨里去,用他的脚步丈量着一棵电杆和另一棵电杆的距离,用他的那辆邮电单车翻越着一座山和一道箐的落差,用他的白发一缕一缕将青丝的位置占据。就这样,父亲用他的骑行,用他在线路下的行走,用他和家人的每一次离别,深深诠释了一名邮电工人对自己岗位的坚守,深深诠释了一名普通党员的为民情怀。

正是缘于父亲对工作的热爱和执着,他的工作得到了上级领导的充分肯定,先后多次被授予优秀共产党员、省级劳动模范等荣誉称号。也正因为父亲的坚强与刚毅,让我童年的天空变得无比的蔚蓝和高远。在小学作文里,我不知描写过多少父爱如山的厚重,也不止一次的诉说过对他的不理解。我曾在一篇作文里写道:姐姐岁就工作了,每次回家,父亲最着急的就是怕姐姐不按时回单位上班,言语之间,没有半点挽留的意思。那时我不理解,觉得父亲很无情,不管我们姐妹之情叙没叙够,不顾她的恋家情结有没有解开。后来,我很小心的问了一下为什么姐姐每次回家时,父亲都会催着她回到工作岗位上。父亲跟我说:我们拿着国家的钱,吃着国家的饭,就要对得起给自己饭吃的这个岗位。是的,父亲虽然不善言辞,但他珍惜每一个来之不易的工作岗位。直到今天,我才真正理解了父亲这句很平常的话里所折射出来的深刻内涵,也才真正理解了共产党员这一特殊身份的应有之意。

如今,父亲年近八旬,腿脚没有往日利索了,耳朵也不能像从前一样听风辨雨,可他依然在忠诚的履行着一名普通党员应尽的义务,每个党费日,他都会提醒我去帮他交党费,虽然不能亲自去听党课,却时时盼望着支部同志来给他讲党课、过组织生活。

这就是我的党员父亲,风雨陪伴了他个年头,党的光辉也伴随了他年,而这种光辉在我们这一辈,也将继续延续。

作者:鲁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