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组工智慧

过程无关回忆组诗

时间:2017/8/29 11:04:19|点击数:

《过程无关回忆组诗》
作者:熊 涵

从昭通到思茅

先是我的身体奔跑在这两个名词之间
然后是我的乡愁,长满青苔的乡愁
开始更为频繁的奔跑
一开始是一张通知书决定
我的三年时光将来此渡过
那一刻,思茅只是
停留在一个朋友嘴上的陌生
却不曾料到,这一次录取
竟是我的一生,还有你的一生
所以从来我就没有出现彷徨和生分
一切早有定论,一场雨在同一个地方
接连下了两次,之后
我便走进这个城市
感受它的宽容平和、质朴美丽
同时,我体内与生俱来的品质
便被一一唤醒
回望来时的路,突然有陌生涌上额头
曾经天经地义的定论
突然变成自己都厌恶的错误
再看着我的某些同乡
怀揣不明真相的定论
无所适从地将它注入这个城市的肌体
我不禁惊慌失措,罪孽深重
这不是我们的错误
我们也无法去责难什么人
关键是我们要怎样
学会,引导昭通的石头
在此长成思茅的茶树

 

从西盟到龙陵》 

把这两个地名联系在一起
总体感觉是有一点突兀
但他们之间的关联也还是有的
从历史上看去
西盟与银思茅不可分割
龙陵则与金腾冲紧紧相连
金腾冲,银思茅
曾经两个响当当的名头
一在西北一在西南,惺惺相惜

但现在,我们却让西盟与龙陵
再一次柔美,再一次牵挂
五年来,我不断地背着西盟的云
过竹塘、过双江、过临沧
过凤庆、过云县、过昌宁
穿保山,最后到达龙陵
到达我的归宿,短暂的停留之后
云全部化成忧伤的雨
我又不得不去西盟,去西盟
不断的奔波奔波,为了所谓的生活
唯美的爱也被划得支离破碎
但终究还是不敢放弃
失去庸俗的物质
娇贵的爱更容易饿死
这是鲁迅都阐述过得真理
所以我们坚持着
从西盟到到龙陵,所幸我并不孤独
同样有人和我一起奔波
一个叫陈超的兄弟
从西盟到盈江,终点不同
但是同路之人,过程不一样
但坚持如出一辙

查看资料,西盟降雨量第一
龙陵降雨量第二,原来如此
两个湿润的小城
两个多愁善感的小城
抚一下你的额头,像你的双眼
绝世美丽,心意相通
所以我们坚持着

从西盟到普洱

从昭通到思茅,又从思茅到西盟
再从西盟到普洱
这是一个很单纯的过程
但夹杂了一个城市的变化与更名
听起来有一点复杂
但这都是我们所追求的
城市完成了它的追求
而我完成了对城市的追求
从句式而言我只是成功补上了一个字
到普洱去,到普洱去了
从动词而言,我只是将瞬时动词
演变成了延时动词
但对一个无所倚靠的外乡人而言
这并不是简单的过程
这个过程用了5年还要多一点的时间
对于国家而言,5年是一个计划的跨越
对于小小的我,5年我又做了些什么
我是否留给了西盟
这边疆小城,以及我的学生
一丁点有意义的东西
这些也许并不重要
即便走时的我得到了太多学生的泪水
但我更在意这座边疆的小城
不食人间烟火的小城
馈赠给我的安静,真诚以及单纯
一切都在向前进
我有幸成为前进的受益者
西盟也会,普洱也会的
西盟、普洱都会长留在我的诗歌里
但愿我也能长留在她们的记忆里


从1999到2008

十年一个轮回,是画一个圆
又回到原点,还是转一个圈
螺旋上升到更高的层次
然后心情复杂地回头看曾经的起点
这更多地取决于我们的心态
十年过去,弹指如烟
很多朋友已了无音讯
保持联系的也不再时常通话
电话费昂贵是一原因
便宜的QQ聊天也难见他们忙碌的身影
偶然会有多年没联系的朋友
从远方打来电话,欣喜之后
便是词语的枯萎,再后是互相的吹捧
或者单方的炫耀
挂断电话后是忙音一样的空虚
突然间想起十年前的一个朋友
高三读了三年,但依然达观
高考结束,守在电话旁
一起查询录取情况
他用幽默平息脆弱的心情
迎了香港回归,又迎澳门
希望不要迎台湾了
达观得让人感动,但结果让人悲伤
一年一个轮回,他重复了三回
十年过去,中国圆了百年的奥运梦
我们又该重复什么样的轮回
读书、娶妻、生子、老去、死亡,间或写诗
这其实还不能算轮回
充其量只是更有新意的重复

               
过程无关回忆
 

该选择怎样的一个姿态
当我回头三十年的过程
志得意满还是茫然无助
这些早也不重要,三十而立
而我还在为立足之地上下求索
此刻,我却惊讶地发现
生活群殴了我,而我似乎已经老了
身体的衰退是铁证
更重要的是,我开始被无边的回忆所俘虏
三十之前,我只要结果
三十之后,我更在乎过程
似乎所有的路都只走了一回
回头就满目苍凉,落英遍野
脚印上边是脚印,无法辨认
只有我们的城市不会老去
茶树青翠,青春满腔
回忆,回忆,过程无关回忆
我们更多地感受到她的年青与活力
每一块砖下都藏着我们的青春
每一片叶上都挂着我们的青春
最好的是我们依然在一起
一起快乐,一起悲伤
一起回忆,一起老去
这是最重要,无需回忆的过程
 

作者:熊 涵